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市区动态 >
 

精准“消薄”才能快步迈向全面小康

发布日期:2018-04-05 17:20

  在百姓收入连年攀升、生活日益富足的婺城,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仍是一件事关实现高水平全面小康、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的大事要事。

  这些年来,婺城区一直将发展村集体经济作为实现共同富裕的一件民生实事来抓。虽然全区村均收入相较建区时实现了大幅增长,然而,各地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依然突出,2013年以来,婺城区通过实施“富村五年计划”取得了初步效果,但年收入10万元以下的集体经济薄弱村仍有107个,占总数的32.1%。

  然而,也有人不解,村集体经济为何重要,是否有必要发展?在一个个集体经济薄弱村,或是刚刚“摘帽”的山村,我们找到了答案:村集体经济强不强,关系着农民增收、农业发展、农村美化,关系着党的方针政策在农村的贯彻落实,关系着民生改善和农村和谐稳定。当前,在决胜高水平全面小康的最后一段征程中,村集体经济不应也不能成为“三农”工作的一块短板。

  “民富村穷”带来的尴尬——村集体兴办实事靠“化缘”

  蒋堂镇黄碧垄村地处浙中粮仓,拥有沃野千亩,粮食种植产业向来发达。

  “这几年,村民通过多种经营增收致富了,人均收入翻番,可村集体却和以前一样几乎没什么收入。”村党支部书记陈建军说,为了实现村庄可持续发展,为此他时常要到区、镇跑部门、跑企业,四处筹集资金。

  陈建军是省第十四次党代会代表,然而,这个不一般的村支书却自嘲自己是个“化缘书记”。

  “村里要建设美丽乡村、办民生实事,样样都少不了钱。”陈建军扳着手指头算起了收支账:村里20多个老人,除去政府补助,居家养老一年就得3万多元,环境保洁、垃圾回收等一年村里得出1.5万元;村会计一年的劳务支出需要1.2万元,财政补助3000多元,村里得贴9000多元……

  “就算再精打细算,村集体一年开支至少八万元。”陈建军说,这些日常开支还好说,村干部靠着四处“化缘”也就应付过去了,“可是要发展项目,几十万、上百万的资金,村集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于一些项目,虽然政府的财政扶持力度很大,可往往还需要村集体配套少量资金。”陈建军说,对于他们这样的薄弱村来说,这部分资金也不是小数目。化缘“无门”,他和村干部只好自己垫钱,如今光他这个村支书就已给村集体垫了10多万元。

  穷则思变。前不久,陈建军看到省内不少地方把农业综合体搞得红红火火,便也向婺城区相关部门申请了专项资金着手发展农耕体验旅游项目。他的愿望,就是通过项目增强村集体经济造血能力,让村集体有稳定可持续的收入,摘掉自己“化缘书记”的帽子。

  年初,婺城区结合上级部署要求,提出3年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的目标。“据初步统计,全区薄弱村就有107个,要实现消薄三年行动计划,任务很繁重。”区农林局副局长严东生说,帮助这些村‘摘帽’是统筹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迫切任务。一直以来,不少村因为没有集体收入,农村建设发展滞后,也影响了村民增收致富。

  在塔石乡余坞里村,村支书林文矩一直想为村民们修一条通往后山的路。“那里有村民近百亩良田,但因为山路难走,这几年都荒了。”他说,修这类村内的小路,政府投入有限,大部分还得村集体筹资。他算了算,少说也要投入十多万元,但村集体零收入,根本掏不出这笔钱。

  为了发展村集体经济,今年余坞里村在区有关部门的帮助扶持下,准备安装光伏发电项目,如果建成的话,单这一项一年就能增收好几万元。林文矩指望着这笔钱把路修起来,为村民和集体经济增收打开一条通道。

  据介绍,利用屋顶闲置资源进行太阳能光伏发电无污染、零排放,投资额度不高,是一项适合农村发展的产业。自婺城区2016年实施了“光伏进农村”试点项目,在沙畈、箬阳、塔石和安地等四个市级饮用水源地乡镇17个薄弱村投入400余万元安装了光伏设备,按目前政策,每村可获收益3.1万元/年。总投资额50万元左右的光伏项目,年收益可达5~6万元左右。

  立足村情实际统筹施策——“消薄”需要因地制宜对症下药

  近几年,婺城各村积极探索,逐步摸索出了公共服务创收、盘活闲置资产、经营集体土地和发展物业经济等发展新路子,虽然目前村集体收入来源结构呈多元态势,但同时却面临收益不理想、集体经济负担重等问题。一些村明明集体经济项目搞起来了,可薄弱村的帽子却没有因此摘掉。

  前些年,塔石乡小埠口村争取了一笔扶持资金在村里建设物业,发展村集体经济。为此,村里还配套了一部分资金,共计投入100多万元。

  村口四层高的物业造好了,村支书曾卸牛满心欢喜,以为这下总算可以摘掉薄弱村的帽子了。可不曾想,招商却不顺利,费了老大劲才以每年5万元的价格租了出去。

  “上百万元的投入,年回报率却不过百分之四五。”曾卸牛说,“这和我的预期有不小的差距。”说话时,他的脸上难掩失落之色。

  “其实,小埠口村物业项目的效益已经不算差了,毕竟这里远离市区。”塔石乡党委委员李海滨说,小埠口村地处九峰水库库尾,是进入塔石乡的第一个村,山村风景秀美,前来游玩的游客较多,要不然物业恐怕连5万元一年都难租出。

  相较山区,平原地区的“消薄”工作就容易见效。这几天,蒋堂镇年坑村支书张樟生心情格外舒畅。就在前不久,村里村综合楼已经建起来了,总面积超过600平方米的物业,共五层,建在白汤下公路边,格外气派。

  “这里位置好,离蒋堂集镇不远,周边工业企业集聚,交通方便,不愁找不到承租方,村里打算五楼用来办公,其余四层全部用来出租,一年租金可达六七万元,这样,村里发展集体经济的压力就小了。”为了把新楼房尽快租出去,张樟生客串起了“招商员”,联系出租事宜。经洽谈,目前有多家企业有承租意向。

  物业经济是婺城区薄弱村转化的主打模式,为避免物业建设的盲目性,致使村级物业建成后陷入“租不出、效益低”的困境,区消薄办认为,并不是每个村都适合发展物业,要结合村情实际谋划。区消薄办相关负责人建议薄弱村在项目建设初期,应充分调研,并按需求意向有计划地进行物业项目设计、施工,使物业能充分发挥效益。

  沙畈乡周村有3000亩茶山和茶叶加工厂,但茶厂厂房多年失修、设备陈旧,茶叶经营者承租积极性不高。2012年,周村按照茶产业发展需求,实施了茶厂重建及设备更新项目,现承租收益较重建之前提高了8万元。

  据了解,我省海宁等地通过抱团发展物业经济成效显著,婺城区也同样鼓励乡镇(街道)组团,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经营(出租),产权清晰、收益归村”形式,在经济开发区、城镇商业区、城乡社区等区位条件较好、产业集聚度较高的区域兴建或购置商铺、农贸市场、仓储设施、职工宿舍、标准厂房、写字楼等。当然,发展村集体经济必须立足当地实际,找准有利于充分发挥区域优势、合理有效地利用当地资源的发展路子,进而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不断增强村级集体经济实力。

  迈出“造血”第一步——保障村集体经济可持续发展

  婺城区省定集体经济薄弱村大部分位于山区半山区乡镇。经济发展水平受交通条件、自然资源的制约是一个普遍现象,建造三产用房缺乏优越的区位条件,要寻找合适的项目难度较大。像西南山区的沙畈、莘畈、箬阳、塔石等山区乡镇,距离城区路途较远,位置相对偏僻,村级集体经济底子普遍较差且发展缓慢。

  今年7月,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三年行动计划的意见》,提出到2019年底,全省全面消除集体经济年收入低于10万元的薄弱村,尤其强调要增强集体经济薄弱村“造血”功能。发展不平衡、村级负债重、政策难落实……各地薄弱村发展面临的问题不少,使得穷村的“造血”功能普遍不强。在走访中我们发现,各地发展集体经济,围绕如何"造血"下足了功夫。

  近来,塔石乡大茗村两委负责人叶明登、郑竹琴一直都在为村里兴建一条游步道四处奔走,跑乡镇、跑部门,为筹措项目资金忙得不亦乐乎。

  “这几年,塔石乡村旅游红红火火,来村旅游的人也很多,村民们也想趁此东风,完善乡村旅游设施,吸引更多游客前来游山玩水。”村主任郑竹琴说,大茗村是原金华县首批革命老根据地村,这里留下了粟裕将军的红色印迹,一些民房上至今遗存有红军写下的革命标语。村里希望通过打造一些红色景点,增添革命历史文化村的看点。今年,该村被写入了区政府工作报告,成为婺城培育红色文化的重点村落之一。

  为了培育红色文化、打造红色旅游村,村两委专门组织村干部到沙畈乡银坑村取经。去年,该村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在交椅山自然村建立了粟裕将军纪念馆,迈出了打造红色文化村的第一步。

  郑竹琴说,村里建设的这条游步道,规划通到沙畈银坑村,长度约10公里,初步预算投资约20多万。项目建成后,到沙畈银坑游玩的游客,可以走这条游步道,重走红军路,一路上既能体验红军革命的艰苦卓绝,也可看松涛竹海、观高山流泉、登巍峨群峰、览奇绝风景,建成后还可加强村庄之间的联系,带动乡村经济发展。

  当然,村里耗资数十万通往沙畈银坑的“红军路”,不仅是为了增添一个景点,目的是通过发展乡村红色文化吸引游客,培育壮大乡村旅游,带动村集体经济增收,进一步增强村集体经济的造血能力。对于一个地处偏僻、无区位优势的山村来说,这是消薄最接地气、最有效的途径。

  “我们希望借红色文化提升村庄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吸引一些投资客商前来村里投资,这样,村里的土地、山林资源就能整合起来利用开发,譬如发展农业综合体、高山特色蔬果种植、中药材种植都非常具备优势,对于增加村集体收入和村民收入都是一件好事。”村支书叶明登说,这条村民寄予厚望的富民路,虽说实施起来困难较多,但村两委的决心和信心很足,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尽早建设,也希望有实力的企业和人士共同前来开发投资、实现共赢。

  发挥农村领头雁的作用——招引能人回村壮大集体经济

  “村集体经济能不能自己"造血",村里有没有能人是关键。”负责集体经济薄弱村工作多年,严东生认为,群雁高飞头雁领,一个或几个能人往往就能带活一个村的集体经济。

  让严东生有这般感触的是多年前发生的一件事——2013年,琴坛村村干部们提出了发展乡村旅游壮大村集体的想法。当时,许多村民都觉得在他们这个穷乡僻壤搞旅游是异想天开。

  琴坛虽地处偏远山区,却拥有山清水秀、风景怡人的自然景观和客家民俗风情。那年国庆假期,时任村主任的张明华见实在动员不了村民,就自己在村口支起摊,一边做麻糍一边吆喝。一个星期下来,竟卖了5000多元,让村民们羡慕不已。看到有钱可赚,此后村民们纷纷效仿。“我可不是为了赚钱!”张明华说,他就是要做给大家看,让村民知道村里发展旅游完全可行。

  自2013年实施“富村”工作后,村两委立足村里的资源条件,通过以资源股入股旅游开发公司占公司20%的收益权,并约定村集体每年分红收益不少于2万元;发展集体旅游物业,租金收入每年3.6万元,并按10%逐年递增这两个途径增加村集体收益,在全区薄弱村中率先“摘帽”。

  如今,琴坛村的集体经济有了起色,可张明华却并不满意。在他看来,村集体占了干股的旅游开发公司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于是,在村两委换届过程中他主动退了下来,他说自己要全心全意开发客家特色旅游,把村集体的收入再带上一个台阶。

  今年,婺城区又进一步配强村级班子,尤其注重培育懂经营、善管理的年轻人。通过村两委换届,一大批在外创业的年轻人回到村里,进入了村级班子。以琴坛为例,张明华的接班人孙小宝同样在外创业多年。